饭团团耶

【钤光】遇见

“我遇见谁,会有怎样的对白,我等的人他在多远的未来,我听见风来自地铁和人海,我排着队,拿着 爱的号码牌........”

陵光哼着歌,双手插兜不紧不慢的走在学校里,这是他难得的休息时光,兼职的地方放假,用来送外卖的小电动车也坏了拿去修了,上午也没课,许久没体验过休息的他早上睡了个懒觉,快到中午才慢悠悠的走出租房去学校。

 

大学校园里总有一些喜欢玩滑板的男孩子,远远的陵光就看见了那群男孩子中最显眼的那一个,高挑的身材搭配着白衬衫,不知道是多少女孩子心里的白月光了。低头看看自己,虽说个子也不矮,长得也不差,但是看着完全是皮包骨头,瘦不拉几的,只有脸上带着点婴儿肥,最开始还有女孩子给他写过情书,也相处过一两个,可是由于自己天天在外面跑兼职根本没有时间陪女朋友,于是也就相继分手了。

“哎,小心小心小心”

陵光正自怨自艾着呢,就听着前面的喊声,刚抬头准备看发生了什么,就被一只手大力的拉了过去,直直的撞到了那人身上,就在后一秒,一个身影就在他刚刚的站立的地方飞快的划过

“嘶————”陵光揉着被撞疼的鼻子,正准备谢谢人家拉他,一抬头就看到那人比他高了一个头不止,正准备在心里准备吐槽呢,又低头一看,原来人还站在滑板上呢,心里瞬间就平衡了一点。

“谢了啊哥们,平衡能力不错啊”

“没事,本身就是我那朋友差点撞到你,你没事儿吧”

“没事没事”

“哦、、”

“我还有课,先走了哈,拜拜”

“嗯,拜拜.....哎你..”

“嗯?”刚走了两步的陵光以为他还有什么事儿呢,回头疑惑的看着他

“没..没事,你要是有哪儿不舒服记得说啊”

“嗨,这能有啥事儿,没事儿,我走了”

“那,拜拜”

“拜拜”

 

 

 

等陵光走远后,公孙钤问身边的好友执明“刚刚那人你认不认识啊?”

“不认识啊”

“不认识你就往人身上撞”

“哎那能赖我吗?要不是你一开始扒拉我那一下我能往那边走还刹不住吗,再说了,这不给你个英雄救美的机会嘛”

“美是救了,我连人叫啥都不知道呢”

“这你就放心吧,哥们等会给你安排的妥妥儿的”执明说完拍拍他的肩膀,一溜烟的跑了。

 

如果说公孙钤一开始还没明白执明说的安排的妥妥儿的意思是什么的话,那么晚上当他看到拎着工具站在他家门口跟他说“好巧啊”的陵光的时候他就明白了,不由的为执明的速度竖个大拇指,但是他也没告诉自己为啥要让人来自己家啊!!

  “你...”公孙钤一边把人让进来,一边思考执明会用什么理由。

“你电脑呢?”

“啊?”

“啊什么,不是说你电脑坏了让我来修呢吗?我告诉你啊,虽然你是我学长,但是该收的我还是要收”

  公孙钤一听就大概明白了执明用的什么理由,忙不迭的去找自己以前有点问题被闲置了的电脑,一边还打趣道“不能看在我长得帅的份上便宜点吗,小学弟”

“你怎么把我之后的台词都给说了啊,我本来想给你修完之后说的呢”

“怪我怪我”公孙钤从老旧的电脑包里掏出电脑放到桌子上,又给陵光拿了瓶饮料“别生气别生气,我撤回”

“那行,看在你长得帅的份上就给你便宜点了”

“看来我这个色相牺牲的值了”

“哈哈哈哈哈哈”

陵光笑起来眼睛都眯成了一条缝,这在旁人看来绝对不是好看的笑却让公孙钤看的呆了,直到陵光问他电脑哪里出了故障才回过神来。大致回忆了一下这个电脑当初为什么罢工之后公孙钤就坐在旁边撑着手看陵光忙活,陵光忙起来很认真也很安静,公孙钤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他说不出来为什么本来就有点近视眼加脸盲的他只在学校里看见过几次人就记住了他的模样,也说不来自己为什么每天都故意走在前几次看见他的路上,更加说不出来今天当他再一次看见人的时候条件反射般的把执明往旁边一推,自己却把人往怀里带。

  公孙钤有两个秘密,第一个秘密只有少数几个人知道,执明算是一个,就是性取向,他从很早起就知道自己性取向跟旁人不同,他自己倒是很快就释怀了,可是不敢跟父母说,就连执明他们也是偶然撞见他写日记才知道的。

第二个秘密其实也不算什么秘密,他自己也不清楚自己现在的感情,或许只是见色起意,毕竟他连人叫什么都不知道,只是第一次碰见就有些动心。

 

 

“修好了”大概半小时后,陵光把 电脑推到公孙钤面前“试试”

“这么快啊”公孙钤的语气里带有一丝小失落

“那是,不看看我什么专业的”

公孙钤装模作样的捣鼓起了电脑“我还真忘了问了,你什么专业的啊?”

“计算机啊,打小我就跟电脑打交道,我家以前还是开维修店的呢”

“那现在呢?”

“现在啊...”陵光低下头眼神里带着一点悲伤,不过很快的又恢复成原样,笑着跳过这个话题“你快看看电脑好了没”

公孙钤没有感觉到什么,胡乱敲了几下键盘,就把电脑合上了“好了好了,挺好的”

“成,开始就说了给你打折,80块”

“这么便宜?”

“你这人怎么还嫌便宜啊,钱多是怎么着,再说这也不便宜了,你这电脑本来也就没什么大毛病”

“不是,我的意思是,你别因为我是你学长就压低价格,该多少就多少”

“真的,就80”

“那行”公孙钤跑进卧室翻了一阵又摸摸自己身上,悄悄的把现金锁进了抽屉里,一脸歉意的又跑出来“那个,我家里没现金了,你看我能不能加你个微信转给你?”

“行啊,现在本来现金就用的少”

“那我加你”

公孙钤努力隐藏好不让自己显露的太高兴,发送了添加好友的请求

“行,通过了,我先走了”

“哎我送你回去吧,这么晚回学校太远了”

“不用不用,我不住学校,没多远,一会儿就到了”

“好吧...那你能不能告诉我你叫什么?我打个备注”
“陵光,朱雀陵光的那个陵光”

“好,那个,我叫公孙钤”

“我知道啊,走了,拜拜”

陵光走后好一会儿,公孙钤还呆站在门口,盯着手机上陵光的微信头像看的入神。

   这边陵光走到公孙钤的楼下,掏出手机把备注改了,又回头看了看公孙钤所住的公寓,最后把转账收了,耸耸肩走了,大概率是不会再有交集的人了。

 



这组图叫,在操场偶遇【偷拍】看比赛的帅气学长【误】,真是乖乖崽儿了,老老实实的啤酒都没有开呢,还回去的样子太乖啦!!!!

咱们天璇呀,有糖一般当场就给了,他来了他来了,他们带着糖走来了

关于今晚得糖

写的太过于平淡了我!!!

琢磨着这周从长沙回来写个文,好久没写了,小学生文笔变成有幼儿园的了,哭了



因为新剧宣传的原因,赵志伟的公司给他放了假,但是还是让他在微博上多宣传宣传,秉着自己一个人在家抠脚不如两个人一起抠脚的原则,赵志伟看着时间还早,抱起女儿出门打车就直奔了吕昀峰家。 

  上楼掏出吕昀峰给他的钥匙开门把女儿放地下关门往沙发上一趟掏出手机开始刷微博,动作一气呵成。

  原本懒洋洋的靠在沙发上玩游戏得人往旁边挪了挪,用脚趾头点了点他

“你怎么来了”

“公司给我放了半天假”

“那你上我这干嘛啊”

“这不是一个人在家抠脚无聊嘛,就来找你一起”

“那抠吧”沉迷在游戏里的人儿头都没抬,一双脚直接就搁赵志伟怀里了,赵志伟也不反驳,腾出一只手就给他按了起来,时不时得还使点坏挠挠他的脚心儿,看着沙发另一端的人被痒得哈哈大笑还抽不出去脚的样子越发的高兴。

到了公司指定发微博的时间点左右,赵志伟找出事先编辑好的文案,带图发了出去,不多会儿就收到了圈内好友的各种支持,赵志伟人缘好,微博底下留言转发的好友越来越多,他也在评论里跟人聊两句,狮子座的阳光大男孩跟谁都能聊得来,在微信上恭喜他新剧上映的也多,就这样微博微信切换着有一搭没一搭的跟人聊天。

  吕昀峰从赵志伟进门就在打游戏,准确得说是在他来之前就在打游戏了,没有工作得日子他也乐得清闲,他知道今天是赵志伟新剧上映的日子,但是没想到赵志伟会来他这里,其实两人挺久没见了,也不似以前那般黏在一起,不过平淡的生活也没冲淡两人的感情,他知道赵志伟过去老是执着于他不去探班,后来只要他得了空,他也去剧组里探他的班。

  现在看着赵志伟坐在他面前,怀里还搂着他的脚,有一搭没一搭的跟人聊天,自己看着看着就分了神,游戏得人物早就不知道死了多少次,骂他猪队友的信息也当没看见。

  许是感受到了这股强烈得视线,赵志伟关了手机又往吕昀峰那边坐了坐,让他的腿完全得搭在自己腿上面,笑嘻嘻的凑过去

“大峰,你也给我转发下微博嘛~~”

“不去,玩游戏呢”

“你这游戏都结束了都”

“我还玩儿呢”吕昀峰咂咂嘴,又想点再来一局,却被赵志伟一手抢了过去

“别玩了,我都知道你在看我了,还玩什么游戏啊,小心人家说你猪队友”

被戳破小动作的吕昀峰也不恼,拿回自己的手机“谁看你啊,我看腻了都”

“大峰~~~”赵志伟也不理会他上一句话,一头扎他胸口上还蹭了蹭“转发嘛,转发一下~大峰哥~”

“哎哎哎,你撒开撒开”吕昀峰推了推赵志伟的头,不过那个力气小到可以忽略不计,倒还有种欲拒还迎的意思,后者就更加变本加厉了,搂着他脖子在他耳边一句一句的喊着“大峰~大峰哥~峰峰哥~”

“行行行,转转转,我转行了吧”

“好勒”

被赵志伟盯着打开了微博,点进他的微博,在转发里敲敲打打的写了一行字发了出去

“龙总营业 我也“营业” [太開心]知道了龙总 会看的”

发完之后还把手机在赵志伟面前扬了扬“好了吧龙总”

说罢放下手机冲着他快速的眨巴眨巴眼睛

“眼睛怎么了?进沙子了?不应该啊,我看看”

吕昀峰拍开了赵志伟在他眼皮子上的手“我刚看评论他们说要是我是被威胁得就眨眨眼,现在我在表示,我是被威胁的”

  “那我可得去证明我的‘清白’”

“别别别,别这么快回复,等会他们又得说我两在一块发的微博了”

“我两本来就是在一块儿啊……”赵志伟不满的瘪瘪嘴

“哎呀,反正你先别回复”

“不行,我的微博我做主”

“不行不行”吕昀峰说着就过去抢赵志伟得手机,无奈双腿被人压制着动作幅度迈不开,最后整个人都趴在赵志伟身上了也没抢回来手机,反倒是被赵志伟死死的圈在怀里。

“不回复也行,你得哄哄我”

“怎么哄…唔…”话音未落,就被赵志伟压着后脑勺吻了上去,本来就没防备的吕昀峰就被轻易的钻了空子,被吻得七荤八素的。

  一吻过后,吕昀峰靠在赵志伟怀里大口的呼吸,脸直接红到耳根了,赵志伟搂着他轻轻拍着他的背

“怕什么,反正我们本来就在一起”

“万一…”

“没有万一,我选你”

…吕昀峰沉默了几秒,随后把脸埋在赵志伟颈窝,“我也选你”

“我爱你”

没有什么太轰烈的追求过程,也没有什么太浪漫的情节,只不过是少年人的眼里的爱意都瞒不过彼此,就那么走到了一起,或许是不似刚恋爱时那般巴不得整天黏在一起,但是陪伴便是最长久的告白

磕糖之后的激情短打

磕了糖回来的我,激情短打!!【好想写车,又不会,哭了】所以就没下文了



赵志伟今年的生日是在剧组过的,一大早就开工了的他收获了剧组一票人的祝福,粉丝也带来了礼物和蛋糕,赵志伟特别开心,可他这心里,总有哪儿觉得不舒服,不得劲,趁着休息的时候掏出手机点开微信,188的大个儿窝在小椅子上一动不动的置顶的对话框。拍戏的时候总是日夜不分,黑白颠倒的,早已习惯了这种生物钟的他,即使第二天一大早有戏,头天晚上还是要熬会夜的他从凌晨开始就在等了,等着对面的人给他发消息,只是等到了导演说给他放假的时候都没等到想要的消息。


  赵志伟瘪瘪嘴,卸了妆就准备回酒店,心不在焉的他上了保姆车也没发现车上多了个人,依旧垂头丧气的低着头,他这一低头,坐在后排的人不高兴了,猛不丁的从后面搂住了他,一股热气打在了他的脖颈里


“干嘛呀干嘛呀,上车都没看见我”肩膀上趴着的人闷声闷气的开了口,赵志伟愣了一下,反应过来就顺势爬进了后座


“大峰~~~~”


本来瘪着嘴还有点生气的人偏过头看着车窗外笑开了,赵志伟见了又紧跟着凑上去环住了人往怀里带,仗着身高优势低头蹭蹭人的脑袋


“不要生气~我这不是在等你发信息给我嘛”


“我不给你发你就不会给我发啊?”


“今天我生日嘛不是…我从昨晚上就开始等你给我发信息了,但是到现在都没有,你看,谁的都有就没有你的”


要说赵志伟平时肯定是看不到他用这种语气说话的,撒娇的功力全使吕昀峰身上了,委委屈屈的说完这话还把手机塞吕昀峰手里示意他看。


吕昀峰抽出手揉了一把赵志伟的脑袋,末了又拍拍他“我这不是来了吗,都过来了还要什么信息…哎?你又熬夜了?怎么跟你说的来着”


“咳…我没…就昨晚,之前都没…”赵志伟有点心虚的回答,又像想起来什么似得,立马转移了话题


“你怎么老喜欢来个突然惊喜啊”


“给你惊喜顺便查岗”


赵志伟一听这话就乐了,眼睛一闭伸开双手靠在座位上


“查查查,最好衣服都脱了查,来吧,我能承受”


“美的你”


“查查嘛查查”


“滚滚滚滚滚”


赵志伟见人不为所动,直接拉过来人的手,盖在自己的左胸口上,认真的看着吕昀峰的眼睛,“查查最主要的地方吧,这里,装的满满当当的都是你”


吕昀峰本来就是个脸皮子薄的人,赵志伟这么一番操作下来,脸上的红晕都蔓延到了耳朵上,一头就撞赵志伟怀里了,反手握住了赵志伟得手捂在了自己心口上


“我也是”


“你也是什么?”


“爱你”吕昀峰抬起头看着赵志伟,随后又把头埋到了他的肩窝里


“生日快乐老赵,我爱你”


“我也爱你”

我满脑子就一句话!!!

拜天地!!!!

迟到的脑洞!!!!想着大峰毕业那天,他们两个应该都是在杭州吧~有没有约个饭啥啥啥的~嘿嘿嘿嘿

站个队吧,虽然我也萌裘光,但是我还是站钤光,起码不会一边站钤光一边去diss其他角色,不接受撕逼蟹蟹,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这个输入法有点好玩,感觉我能玩一天

  一个短小的小段子……有点久没写东西了,我也不知道写了个啥……

 

   陵光自称是赌遍均天无一失败,这会儿正掂量着手里刚从赌馆赢回来的银子悠哉悠哉的走在城里,琢磨着今儿晚上去城西的那家店里吃一顿好的。
  可这才刚拐了一个一个弯,就瞧着角落里缩着两个小小的影子,陵光叹了一口气,走过去将身上的银子都塞给了他们。
  “拿着这银子去买两件衣服,然后去刘员外家报我的名字,记着我叫陵光,就跟他说这是上次他输给我后我的要求”
   “谢…谢…谢谢大哥哥…”
  “无妨”
 
  潇洒离去的陵光在下一个转角处瞬间后悔的捶胸顿足,怎么就都给他们了呢!这下好了,大餐又没着落了。
  “还是去卖鱼的大叔那里吧”
 
   
  公孙钤自从陵光出了赌馆之后就一直跟着他,看着他把身上的银子都给了街边的乞儿,又看着他在没人的地方捶胸挠头,这会儿又看着跟卖鱼的大叔堵他家的鱼是雄是雌。看着陵光那一脸势在必得的模样,公孙钤忍不住的低头笑了起来。
   这一瞬间的愣神,陵光已经拿着赢走的鱼大摇大摆的准备走了,反应过来后的公孙钤三步并作两步的拦下了他的路。
  
   “陵光”
   “你怎么知道我是陵光?”
   “一身紫衣,赌遍均天,这世间还有谁不认识你?”
   “那你找我干嘛?要跟我赌一把?我今儿没空,改天吧啊,再见”
  “哎等等”公孙钤伸手再次挡住了陵光的去路“这个赌不耽误你时间”
    “赌什么?”
    “赌你会不会爱上我”
    原本已经散开了的群众听到公孙钤这句话后又火速的围了上来,陵光翻了个白眼绕过了公孙钤就走“那你肯定输了,我肯定不会爱上你”
  “那便试试看,你若赢了我便给你纹银千两,你若输了嘛……那便给你千两纹银”
   “你脑子坏掉了?输赢都给我一千两?”
  “你若输了自然是要做我夫人了,做了我夫人那我家中所有财务便都是你的”
  “那我若赢了你便不是输了所有家当?”
  “我不会输”
  “狂妄自大,那便等着瞧”

  此后陵光每走一地公孙钤便会紧随其后,只是奇怪的是陵光再也不赌了,究其原因大约是陵光再也没有从前那么大把握了吧。
 
    原来大名鼎鼎的陵光逢赌便胜的原因是暗地里使了小计谋,比如在赌场里出老千,在晚上偷偷把卖鱼大叔的鱼全部换成公的,把斗鸡老板的鸡全部换成病恹恹的鸡。
  原来陵光不是什么赌神只是一个耍小计谋骗人的江湖小混混罢了。

   可公孙钤的出现彻底的打乱了陵光原本的生活,在晚上他要出去的时候公孙钤会把他紧紧的搂在怀里不让他走,哪怕是用上撒娇的技能,在他想去赌场的时候公孙钤便会在旁边的小酒馆里点上一桌子好菜等着小馋虫陵光自己过来,在陵光无意中说了一句想要某地的特色小吃的时候立马就带着他去吃,去不了的时候便会动用各种法子给他寻过来。在陵光对某个地方特别喜欢的时候会陪着他在那里小住一段日子。
 
  原本靠着小赌小闹坑蒙拐骗过日子的陵光突然就有了这么一个依靠,甚至有种离不开的感觉,这时候陵光才意识到,这场赌局他好像快要输了。

   “公孙钤”
   “嗯?”
   “你干嘛一直跟着我?”
   “为了让你爱上我”
   “那你给我一千两”
  “做什么?”
  “做聘礼”
  “什么?”
  “我输了,所以,你要不要给吧”
  “要!当然要!我等这一天等了20年了!!”
  “20年?我们认识才一年而已”
  “你还记不记得小时候去过淮西?”
  “淮西?好像有吧…大概是我跟着戏班子去的那里吧…”
  “那你还记得你帮一个小男孩赢回了一把剑?”
  “额……好像?别告诉我你就是那个小男孩,因为我帮你赢回了剑然后找我找到现在?”
  “不是,我不是那个男孩,我是被你赢走剑的人”
  “????????”
“那把剑本来就是我的,那个小男孩不过是从我家偷东西的一个小贼,我正追到他把剑拿回来你就出现了”
  “额……那……那你的剑呢?”
  “肯定是拿回来了啊,不过那时候我觉得剑不剑的一点都不重要了,重要的是你”
  “我????”
  “我在想啊那么容易被眼前的东西欺骗的你怎么生活下去啊,不过现在看来是我想多了”
  “切,我陵小爷从小就到处闯荡,什么世面没见过”
“是是是”公孙钤把陵光拉到自己腿上坐下,紧紧的搂着不肯松手

  “跟我回淮西吧”
  “嗯?”
  “我们回家”
“回…家?”
  “嗯,我想给你的家,你再也不用四处漂泊了”
    “好”